论文阅读笔记:Neural Speech Synthesis with Transformer Network

提示:阅读论文时进行相关思想、结构、优缺点,内容进行提炼和记录,论文和相关引用会标明出处。


前言

标题:Neural Speech Synthesis with Transformer Network
原文链接:Link
Github:NLP相关Paper笔记和代码复现
说明:阅读论文时进行相关思想、结构、优缺点,内容进行提炼和记录,论文和相关引用会标明出处,引用之处如有侵权,烦请告知删除。
转载请注明:DengBoCong

介绍

虽然像Tacotron2这样的TTS模型实现了最新的性能,但它们仍然存在两个问题:

  • 在训练和推理过程中效率低下(巨慢)
  • 难以使用当前的递归神经网络(RNN)对长期依赖性进行建模

本文受Transformer启发,使用多头自注意力机制取代Tacotron2中的RNN结构和原始注意力机制。借助多头自注意力机制,可以并行构造编码器和解码器中的隐藏状态,从而提高训练效率,同时,不同时间步的任意两个输入通过自注意力机制直接连接,有效解决了远程依赖问题。使用phoneme(音素)序列作为输入,Transformer TTS网络生成梅尔频谱图,然后通过WaveNet声码器以输出最终的音频结果。

phoneme音素:能区分意义的最小声音单位,比如dog和fog中,d和f只要改变一个就改变了意义。

  • Tacotron2模型结构
   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  • Transformer模型结构
   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
相关知识

这里对一些语音方面的相关概念进行说明,如果不感兴趣想要直接看论文内容,可以直接跳过这一节。

  • speech wave:语音波是一种compound wave,即包含各种频率的波。因此在频域上表示语音更为合适。
  • pitch音高:声音的尖锐程度,在频域中表现为频率的高低。
  • 基础频率F0:浊音中存在基础频率,而清音中不存在,F0决定了声音的音高。
  • formants共振峰:是一种元音特有的在频域中的现象,因为只有元音有基础频率。每个元音都有两个共振峰,可以用来区分元音,记为F1和F2。F1,F2取决于基础频率,如果基础频率太高,共振峰可能会消失,这种情况下就区分不出来元音,这种现象在各种女高音身上比较常见。
  • timbre音色:音色在广义上是指声音不同于其它的特点,在语音中不同的音节都有不同的特点,这可以通过频域观察出来,另外,特别地,对于元音我们可以通过共振峰来分辨音色。
  • noise:噪音、辅音(摩擦音)都会有broad spectrum,也就是说我们无法通过共振峰来识别它们。
  • envelope包络:在波的时域和频域图中,用来形容图形的整体形状的叫做包络。
  • frontend:主要是文字处理,使用NLP技术,从离散到离散,包括基本的分词、text normalization、POS以及特有的Pronunciation标注。
  • backend:根据前端结果生成语音,从离散到连续
  • segmentation & normalization:去噪、分句、分词以及把缩写、日期、时间、数字还有符号都换成可发音的词,这一步叫spell out。基本都基于规则。

模型结构

与基于RNN的模型相比,在神经TTS中使用Transformer具有两个优点:

  • 因为可以并行提供解码器输入序列的帧,它可以通过取代循环连接来进行并行训练。
  • 自注意力将整个序列的全局上下文注入到每个输入帧中,直接建立了长距离依赖关系

在本节中,将介绍Transformer TTS模型的体系结构,并分析每个部分的功能,整个模型结构图如下: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
  • Text-to-Phoneme转换器:由于训练数据不足的情况下很难学习语言的所有规律性,并且某些例外情况很少出现,而无法通过神经网络学习。因此,作者建立了一个规则系统并将其实现为文本到音素的转换器,它可以覆盖绝大多数情况。
  • Scaled Positional编码:采用的位置编码是Transformer的正弦位置编码:
    P E ( p o s , 2 i ) = s i n ( p o s 1000 0 2 i d m o d e l ) PE(pos,2i)=sin(\frac{pos}{10000^{\frac{2i}{d_{model}}}}) PE(pos,2i)=sin(10000dmodel2ipos) P E ( p o s , 2 i + 1 ) = c o s ( p o s 1000 0 2 i d m o d e l ) PE(pos,2i+1)=cos(\frac{pos}{10000^{\frac{2i}{d_{model}}}}) PE(pos,2i+1)=cos(10000dmodel2ipos)
    其中 p o s pos pos 是时间步长索引, 2 i 2i 2i 2 i + 1 2i+1 2i+1 是通道索引, d m o d e l d_{model} dmodel 是每个帧的维数。不过有一点要注意的是,不像文本训练那样,source和target都是一个语言空间,embedding的编码是相似的。TTS中使用固定的位置嵌入可能会对编码器和解码器的pre-nets都施加严格的约束(将在后面描述),因此作者使用具有可训练权重的位置编码,以便这些位置编码可以自适应地匹配编码器和解码器pre-nets输出的比例,公式如下:
    x i = p r e n e t ( p h o n e m e i ) + α P E ( i ) x_i=prenet(phoneme_i)+\alpha PE(i) xi=prenet(phonemei)+αPE(i)
    其中 α \alpha α是可训练权重。
  • Encoder Pre-net:在Tacotron2中,将三层CNN应用于输入文本嵌入,它可以对输入字符序列中的上下文进行建模。在这里的Transformer TTS模型中,将 phoneme序列输入到同一网络中,这称为“encoder pre-net”。每个phoneme具有512维的可训练嵌入,每个卷积层的输出具有512个通道,然后进行batch normalization、ReLU激活以及dropout。此外,由于ReLU的输出范围是 [ 0 , ∞ ] [0,\infty] [0,],而这些位置编码的每个维数都在 [ − 1 , 1 ] [-1,1] [1,1] 中,所以作者在最终ReLU激活后添加了线性层。在实验中证明,在Nonnegative Embeddings中添加以0为中心的位置信息将影响模型的性能。
  • Decoder Pre-net:梅尔频谱图首先被具有ReLU激活的,由两个全连接层(每个层都有256个隐藏单元)组成的神经网络处理,称为“decoder pre-net”,它在TTS系统中起着重要作用。phonemes具有可训练的嵌入,因此其子空间是自适应的,而梅尔频谱图的是固定的。作者推断decoder pre-net负责将梅尔频谱图投影到与phonemes嵌入相同的子空间中,从而可以计算 ⟨ p h o n e m e , m e l   f r a m e ⟩ \left \langle phoneme, mel\ frame \right \rangle phoneme,mel frame 对的相似性,从而使注意力机制发挥作用。此外,还尝试了2个没有非线性激活的全连接层,但是无法生成合理的注意力矩阵来对齐编码器和解码器的隐藏状态。此外,作者推测梅尔谱图具有一个紧凑且低维的子空间,其中256个隐藏单元足以映射。同encoder pre-net一样,还添加了一个附加的线性层,不仅用于中心一致性,而且还获得与位置编码相同的尺寸。
  • Encoder:在Tacotron2中,编码器是双向RNN,而这里使用Transformer编码器代替它。与原始的双向RNN相比,多头注意力将注意力分散到几个子空间中,从而可以在多个不同方面建模帧关系,并直接建立任意两个帧之间的长依赖关系,因此每个帧都被视为整个序列的全局上下文。这对于合成音频韵律至关重要,尤其是在句子较长的情况下。
  • Decoder:在Tacotron2中,解码器是一个结合location sensitive attention的2层RNN,而这里使用Transformer解码器代替它。
  • Mel Linear、Stop Linear和Post-net:与Tacotron2相同,我们分别使用两个不同的线性层来预测梅尔频谱图和停止标记,并使用5层CNN产生残差来完善mel频谱图的重建。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停止标记的线性层而言,每个序列的末尾只有一个正样本,表示“停止”,而其他帧则是负样本,这种不平衡可能导致无法停止的推断。在计算二元交叉熵损失时,作者在停止标记的正样本上施加正权重 ( 5.0 ∼ 8.0 ) (5.0\sim 8.0) (5.08.0),从而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实验结果

实验使用25小时的专业语音对测试Transformer TTS模型,并通过人工测试在MOS和CMOS中评估音频质量。由于训练样本的长度相差很大,因此,如果以长样本为准扩大batch尺寸将占用很大内存,而如果以短样本为准缩小batch尺寸则会浪费并行计算能力,因此,作者使用动态batch大小,其中最大总的Mel光谱图帧数是固定的,并且一个batch应包含尽可能多的样本。

Tacotron2使用字符序列作为输入,而本文的模型是根据pre-normalized phoneme序列训练的。自回归WaveNet包含2个QRNN层和20个扩张层,所有残差通道和扩张通道的大小均为 256 256 256。QRNN最终输出的每一帧均被复制200次,以具有与音频样本相同的空间分辨率且条件为20扩张层。

下表是MOS和CMOS指标的对比结果: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下图是模型生成的梅尔频谱的结果对比:如我们所见,论文模型在重建以红色矩形标记的细节方面做得更好,而Tacotron2在高频区域则省略了细节纹理。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下表显示了中心一致的位置编码效果稍好: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
下图表明编码器和解码器的最终位置编码比例不同的对比: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
下表显示了具有可缩放比例的模型,其性能略有提高: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
下面3张表是比较具有不同层数和头注意力数的性能和训练速度。发现减少层数和头注意力数均可以提高训练速度,但另一方面,会在不同程度上损害模型性能。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

总结

值得再次提及的是batch大小对于训练稳定性至关重要,并且更多的层可以完善生成的mel频谱图的细节,尤其是在高频区域,从而提高模型性能。论文作者对这一模型做了很多的实验,总的来说,训练时期的速度大大提高,加快了2到3倍,生成语音的质量也好于传统RNN结构模型(存疑,复现版本仅仅能做到效果相接近,可能是作者的调参技艺比较高超)。基于Transformer的TTS模型已是现在主流的End-to-End TTS系统的baseline,它的实现必不可少,而且因为Transformer本身优异的结构,也能大大加快实验的速度。

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程序猿惹谁了 设计师:白松林 返回首页